首页 新闻 资讯 科技 财经 生活 汽车 房产 娱乐 图片 视频

军事

频道栏目: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

戍边官兵:我站立的地方属于祖国,我身后有13亿人民!

来源:搜狐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07-29
摘要:看着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在绝壁哨所,那种自豪感、责任感油然而生……” 哨楼飘扬的国旗给守哨官兵指引方向。在李国宽提议下,官兵们又一次唱响“别迭里好汉歌”…

  八一特别报道,戍边人讲自己的故事

戍边官兵:我站立的地方属于祖国,我身后有13亿人民!

  主权碑前宣誓。

  编者按

  有一种执着,卫国戍边;有一种守望,捍卫和平;有一种责任,忠诚担当。

  八一建军节即将到来之际,广大边关战友坚守战位,以奋斗者的姿态迎接属于自己的节日。这一刻,他们或巡逻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,奔跑在烈日炎炎的训练场上;或挺立在雪域高原的哨位上,驻守在距祖国陆地千里之遥的岛礁上。祖国边关每一寸疆土、蓝天、海域都有战友们捍卫和平的目光,万里边防线的每一座界碑旁,都有他们挺拔屹立的身影。

  对于边防军人来说,“八一”不仅仅是一个节日,更是缅怀先烈、不忘初心,传承红色基因、担当强军使命的加油站、动力源。军人的忠诚和担当,体现在他们每时每刻的行动中,体现在日复一日的奉献坚守中。

  家国天下事,社稷一戎衣。今天,撷取戍边官兵的几个故事,以此向广大坚守战位的边关战友送上真诚的节日祝福!

戍边官兵:我站立的地方属于祖国,我身后有13亿人民!

  拉则拉哨所官兵进行升国旗仪式。李国涛摄

  拉则拉哨所,国旗见证忠诚与坚守

  旭日东升,照耀雪山,洒下一片金黄。

  “敬礼!”7月23日清早,海拔4088米,西藏拉则拉哨所的升旗仪式简朴而庄重。再过一周,八一建军节就到了。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,哨所飘扬的五星红旗分外鲜艳。

  每逢“八一”更换国旗,是拉则拉哨所的传统。

  哨所现在使用的国旗,是哨长陈治强从山下连队背运物资时带上来的。

  “在拉则拉哨所,每一面国旗都被官兵们视若珍宝。”陈治强说,换下来的国旗,他们都会珍藏在连队荣誉室,这一面面国旗见证了一茬茬哨所官兵的忠诚与坚守。

  连队与哨所的距离不仅远,海拔落差竟有500多米,唯一的上下通道艰险陡峭,连牦牛都上不去。官兵们形象地称之为“天梯”——最陡处达70度,最窄处仅容得下一只脚;官兵必须手脚并用攀爬,3公里的距离往往需要走3个小时。

  今年的“八一”快到了,前几天上哨前,连长尼玛加措郑重地将一面崭新的五星红旗交给陈治强。

  陈治强去年刚被选取为士官,他是建哨以来“资历”最浅的哨长。今年5月初,老哨长彭小平返乡休假,他主动请缨上哨守防。

  陈治强坚持每周2次带队下山背运物资。几个月下来,这条“天梯”他往返了几十趟,一来二去练成了“铁脚板”。

  这次上哨,因为刚下过一场雨,山路泥泞,加之要背负物资,异常难行。一路上,陈治强和战友互相搀扶,终于安全抵达哨所。

  “再过几天,哨所上空又有一面崭新的五星红旗高高飘扬了!”这个21岁的河南小伙子笑盈盈地说:“每次升国旗、唱国歌,是大家最自豪的时刻!”

  哨所还有一位“元老哨兵”。四级军士长李进入伍14年了,他已是第6次上山守哨。

  “新哨楼建成之前,官兵只能挤在一顶帐篷里,外面大雨,屋内小雨。”说起往事,李进不胜感慨:“听老兵们说,哨所的第一面国旗是老连长江白次仁亲自挂上去的。看着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在绝壁哨所,那种自豪感、责任感油然而生……”

戍边官兵:我站立的地方属于祖国,我身后有13亿人民!

哨楼飘扬的国旗给守哨官兵指引方向。李国涛摄

  如今,站在国旗下,李进喜欢眺望群山。

  2016年,李进上士服役期满,妻子好不容易替他在老家昆明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,他却执意继续留队。

  “守哨10多年,肠胃和心脏都查出了毛病……”去年底,李进利用休假时间到西藏军区总医院检查身体,结果多项指标异常。妻子为此十分担心,从那时起便总劝他早日退伍回家。

  “家与国,总要有所取舍。”这是李进在电话里对妻子说得最多的一句话。这次上哨,李进也是临时受命。“哨所都是年轻同志,你上去要多帮衬。”

  在“走”与“留”面前,像李进一样毅然选择留队的人,在拉则拉哨所还有不少。

  两年时光飞逝,面对去留抉择,上等兵田文齐也曾犹豫不决。真正让他下定决心留队,就是因为受到李进的感染。

  “巡逻上哨、观察执勤、背水做饭,李班长总是冲在前面……他常对我们讲的一句话就是,此生能有几年守卫在这里,这一辈子就值了!”

  “在绝壁哨所升起五星红旗,意义更为深远。我们站立的地方属于祖国,我们身后有13亿人民!”田文齐说。

  从老班长身上,田文齐看到了新时代边防军人应有的责任与担当;作为一名“00后”,戍边的经历将成为他人生最大的财富。

  走出房间,田文齐回望哨楼上飘扬的五星红旗。对于“走”与“留”的选择,他已有了明确的答案——

  “我的军旅梦就是早日成为老班长李进那样的优秀边防军人!”

  

  盛夏的北疆阿拉套山,微风细雨,丝丝凉意。

  7月25日一大早,居住在保尔德沟深处的哈萨克族牧民布仁达拉夫妇,便带着3个孩子起床了。打馕、煮奶茶、宰羊……一家人忙得不亦乐乎。

  原来,就在昨天,夫妻俩得知,塞里克边防连执勤分队官兵第二天巡逻,要途经他们放牧的草场。

  “我们要备上最好的馕和奶茶,请他们到毡房歇歇脚。”布仁达拉面带笑容说。

  边防官兵与布仁达拉一家的故事,还得从几年前说起。

  那是一个严冬,一场暴风雪不期而至,鹅毛般的雪片裹挟着冰碴打在毡房上,地处偏远的保尔德沟一夜间成了“雪域孤岛”。

  布仁达拉年仅7岁的小女儿达伊利,突然发高烧,情况危急。夫妻俩急得团团转,走出毡房向远处眺望,唯一通往镇上的山口白茫茫一片,山路被大雪封死,夫妻俩一时手足无措。

  焦急万分,布仁达拉决定向离他们较近的塞里克边防连官兵求助。

  第二天午后,眼看雪停了,丈夫阿尔泰在家守护孩子,她自己骑上马,深一脚浅一脚向连队驻地出发了。积雪太深,几十公里的路程,她走了整整4个小时。

  “解放军,救救我的孩子!”一身风雪、满脸泪水的布仁达拉向连队说明了情况。

  指导员谭毅一边让布仁达拉赶紧吃饭,一边安排连队军医王立超备好药品和器材。20多分钟后,一行5人便骑马上路了。

  官兵们赶到布仁达拉家时,已是深夜。王立超当即为达伊利作了检查,又喂她服用了退烧药。官兵们一直陪伴在达伊利身旁,安慰夫妻俩:“不要着急,孩子只是重感冒,等退烧了便无大碍。”

  翌日一早,达伊利慢慢睁开了眼,她看到眼前一顶顶军帽上的“八一”军徽,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解放军叔叔图吾斯(哈萨拉克语:解放军叔叔好)。”

  看到宝贝女儿开口说话,泪水顿时模糊了夫妻俩的双眼……布仁达拉紧紧握住了谭毅和王立超的手。

  又过了一年多,布仁达拉的小儿子出生了。夫妻俩商量给孩子取名“加德拉”(哈萨克语:幸福)。布仁达拉说:“在军民一家亲的遥远边防,有解放军的守护,我们一家会越来越幸福。”

  打那以后,布仁达拉一家与边防官兵的情谊愈加深厚。无论什么季节,但凡执勤分队经过家中的毡房,夫妻俩都会热情款待。

  如今,小加德拉已经两岁了。伴着奶茶的飘香,布仁达拉讲起这些年发生在她家的变化——

  丈夫阿尔泰主动学起了汉语,还担任了连队的护边员。在巡边中,他多次制止私自挖参的外来人员,并规劝他们下山。

  布仁达拉成了维护民族团结的“义务宣传员”,走到哪里就把军民团结的故事讲到哪里。

  去年,边防官兵巡逻经过他们的夏季牧场,布仁达拉连夜为官兵打了40多个馕。在夫妻俩的带动下,越来越多的牧民加入爱边拥军的行列。

  谈及往事,布仁达拉眼含深情:“阿拉套山高,不如党的恩情高;七彩湖水深,不如边防官兵与牧民的情谊深。”

  

  海拔3700多米的天山别迭里,荒无人烟。别迭里边防连的后山上,一道石墙高高矗立。

责任编辑:佚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