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磊:乌镇10年, 惬意11天

2018-10-25 18:13 [来源:互联网]  [初审编辑:阿华]
字体:【
 

  有会议、论坛、采访 更有红酒、篮球、闲扯……
  黄磊:乌镇10年, 惬意11天

黄磊:乌镇10年, 惬意11天

  昨天正午,在乌镇和暖的阳光下,乌镇戏剧节发起人、总监制黄磊接受了北京青年报的专访,北京青年报官方微博、北京头条APP、法制晚报官方微博、看法新闻APP等平台进行了视频直播。

  乌镇戏剧节期间的黄磊,是他一年中最惬意的11天——即便每天排满了会议、论坛、采访,但仍然有大把的时间与朋友相聚,红酒、篮球、闲扯……不过随着今年戏剧节时间过半,一天后又将开启下一届的筹备会。黄磊说,“对于大部分人来说,戏剧节是每年10月的这几天;但对于我们几个发起人来说,它是持续一年的存在,“3月国外剧目完成签约,5月确定国内剧目,6月发布青赛主题,7月召开戏剧节整体发布会,8月开票……”

  “这里的风和雨都是我的”

  每年的戏剧节,黄磊最担心的事有两件:一是筹备期间邀约剧目的临时变动;二是每一个来到乌镇戏剧节的观众的感受。“今年就有一出戏,在开幕前一个月临时因不可抗力来不了了,弄得我们手忙脚乱。另外就是参与者的感受,哪怕是最普通的一个观众。今年长街宴的前一晚,因为预报说第二天有雨,所以临时研究预案,本来设想把长街宴挪到车道旁边的长廊里,但又觉得打破了沿袭多年的户外民俗,最后还是我‘拍板’就在长街不变了。我跟他们开玩笑,这里的风和雨都是我的,都会体贴我,不会下雨的。后面几天也一样会一直晴好到闭幕。”

  有一票否决的魄力,也有严格的自律。作为“青年竞演”的终评评委,虽然很想关注今年青赛的团队,但黄磊说,“我们有严格的规定,为了不影响初评评委的判断,终评评委是不可以看初赛的。所以到现在为止,我没有看过一场青赛的演出,就等着决赛那天直接看比赛,然后下午评选、晚上颁奖。”

  去年,黄磊曾经提及的五年“青赛”毕业季返场今年成真,“我们是五年制大学,可以毕业公演了。刚好前几届的年度剧目导演是三男三女,我们才设计了‘初恋’和‘初吻’的主题。这都是冥冥中的巧合。”

  既是观众 更是主人

  29个剧目、百场以上的演出。即便剧目安排费尽心思,但据说今年已经无法有观众实现所有剧目的大满贯了,而黄磊也是忙里偷闲去观看自己心仪的剧目。已经成为戏剧节美谈的那场雨中《大众力学》,黄磊恰好在场。开场前看到有观众登上开放式舞台拍照,本只是观众的黄磊,不禁拿起话筒说了这样一番话,“请大家尊重在台上冒雨演出的演员们,我能理解观众想体验舞台的心情。但舞台是神圣的,演出不是旅游项目,不是带个格格头饰拍纪念照。也真的希望戏剧能带给大家更多的滋养,少一些看热闹的心态,多一些理性和修养。”

  在黄磊看来,这场演出和前几年倾盆大雨中以《青蛇》开幕的场景都会永远留在记忆中,“雨中演出真的给《大众力学》加分不少,特别是在歌声中两位演员跳舞的场景,我很感动。雨中看戏是一种幸运。像乌镇这种青石板路,平时其实没那么好看,只有打湿后才有了那种油亮的感觉。”

  今年,由于大女儿多多已经上中学,没有办法请假到乌镇,黄磊妻子孙莉带着二女儿和小儿子来到了这里,“多多喜欢乌镇,更喜欢去年的开幕大戏《叶普盖尼·奥涅金》。今年她没能来也是因为在学校排音乐剧。”

  乌镇已成精神故乡

  18年转瞬而过,当年带着团队拍摄电视剧《似水年华》时,乌镇内几乎没有接待大型团队住宿的能力,黄磊和剧组只能住在离乌镇30公里的桐乡市。“那时只开放了东栅,每天坐车过来,迷迷糊糊闻到一股味道就知道快到了。但那不是现在整个乌镇弥漫的这种桂花香,而是鸭子棚的味道。这一点我很佩服乌镇旅游集团的人,18年把未开发的水乡变成了旅游小镇,今天又成了文化小镇。很庆幸的是,我参与其中了。”

  在今年的长街宴上,几位发起人举杯共祝六年来的缘分,但黄磊说,“对于我和乌镇戏剧节发起人、主席陈向宏而言,这是我们的第十个年头。18年前我带着团队在东栅看景,我跟大家说我来过这里。他们都说你没来过,我说我来过,前世来过。”

  如今,每次来乌镇,特别是回到当年拍摄《似水年华》的东栅,那边的爷爷奶奶江南口音柔柔一句“黄磊,你回来了”,立即让黄磊有了故乡的亲切感,“对于我这个北京长大的人来说,乌镇就是我的故乡。我祖籍江苏南通,生在江西南昌,上大学时特别羡慕家在外地的同学,每年都会送他们到火车站回家过年,也会分享他们从老家带来的特产。有了乌镇,我就有了一直想有的那个故乡。我会想念她、惦记她。”

  文/本报记者 郭佳

  摄影/本报记者 王晓溪

关键词: 演出 黄磊 乌镇旅游 戏剧节 剧目

  • 上一篇:国漫电影《昨日青空》口碑获赞 导演谈创作初衷
  • 下一篇:陈小春 自爆悲惨童年